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热点 > 正文

豫论场丨三星堆告诉了我们什么

09-16 最新热点



  □夏远望
  “沉睡三千年,一醒惊天下”。曾在1986年震惊世界的三星堆遗址,以辉煌灿烂的新发现“再惊天下”。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“祭祀坑”,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、巨青铜面具、青铜神树、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。
  三星堆半张金面具引网友p图大赛、“三星堆是外星文明吗”冲上热搜、多个三星堆相关短视频点赞量破百万,足见这一考古新发现的意义之大。
  三星堆是异域文化甚至外星文明吗?当然不是。此次三星堆3号祭祀坑中发现了“鸮”形纹饰青铜尊,在相隔1300多公里的殷墟,也曾出土过鸮形青铜器——赫赫有名的“妇好鸮尊”。三星堆玉璋外形和二里头玉璋极其类似,因出土年代晚于二里头百年以上,基本可以断定是从夏朝流传而来。
  三星堆考古发现虽显示出古蜀文化某些地方色彩,但在宗教、礼仪的价值维度,和中原文明之间没有本质差异,正如专家所言,三星堆文化与其他文化交流、融合,并最终汇集一起,再次实证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。
  30多年前,为了与烧砖取土的当地村民抢时间,考古人员在两个多月时间里,争分夺秒完成了三星堆1、2号祭祀坑的发掘,“青铜大立人出土时,只能多人合作一起人肉抱出坑外”。
  如今,对新发现3号坑到8号坑的发掘,再也不是当年的“小米加步枪”。一方面,公众文物保护意识大为提升;另一方面,“豪华阵容”加持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生所、北京大学、四川大学等30多家科研机构和高校联合参与,高科技助力、多兵种集体作战,才有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惊艳发现。
  今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。近年来,除三星堆重大新发现之外,考古界捷报频传。巩义双槐树遗址、淮阳时庄遗址、洛阳伊川徐阳墓地、洛阳白草坡东汉陵园遗址、隋唐洛阳城玄武门遗址被评为2020年度河南五大考古新发现,最近,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又发掘出土仰韶时期玉钺残片。
  中国考古学的百年历程也是我们党百年光辉历程的深刻映照,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无论是机构完善、人才培养、学科建设、学术交流,还是理论探索、方法创新、科学研究、服务社会等各方面,考古学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。
  最近这些年,通过一系列考古重大发现,我们“修国史”“写续篇”,丰富阐释中国的人类、文化、文明、民族及国家历史演进过程,展示了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和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。在夏商周三代及其之前的历史研究方面,中国考古学已经掌握了话语权;在秦汉及其以后的历史研究方面,考古学也拥有重要的地位。
  盛世修史,明时修志。考古学的兴盛是国家整体实力蒸蒸日上的体现。顶尖考生报考北大考古系,“学所爱就是最大财富”,公众对考古学关注度明显提高,与之而来的是深沉浓厚的民族文化自信。
 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:在没有文字记载的时代,考古学是历史学的望远镜;在有文字记载的时代,考古学是历史学的显微镜。中国特色、中国风格、中国气派,在时间的长河中理解现代,谋划未来,致敬中国考古!致敬中华文明的根与魂!